星期天联合早报
谷歌首名新加坡雇员陈一鸣 名人访谷歌都要同他合照
陆彩霞 (2008-08-03)
  他的名字取自楚庄王“一鸣惊人”的故事,而他也相信自己有一天能成就惊世之举。
  但在10年前,陈一鸣从未有这样的想法。当年,他还是一名在本地受教育的工程师,因为想到外国转一圈,而前往美国加州深造,没想到人生就此起了戏剧性的变化。
  2000年,他加入规模仅有约100人的谷歌(Google),担任软件工程师一职。当时,他是公司聘请的第一名新加坡人。
  今天,他已成为这个网络巨擘的“亲善大使”。每位到访谷歌位于加州山景市(Mountain View)总部的名人政要都会同他合照,而这个有趣的习俗,也让他上了《纽约时报》的封面。
  如今和妻女居住在加州库佩蒂诺的陈一鸣,每年都会回新加坡度假一次。本报记者趁他上个星期回国时和他做了专访,了解这个聪明平凡人的背后,不平凡的故事。
  “我觉得自己就像阿甘(Forrest Gump)一样,但我是聪明版的。”
  为什么这么形容自己呢?外表朴素、言谈举止带有一点憨厚傻气的陈一鸣,确实像个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。他说,自己和汤姆汉克斯扮演的经典角色一样,只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,却没有想到能取得今天的成就。
  到美国深造前,陈一鸣一直都在本地受教育,先是毕业自公教中学和华中初级学院,后来到南洋理工大学修读应用科学(电脑工程)学位。
  1998年,他决定暂时离开新加坡,到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(University of California, Santa Barbara)修读硕士课程,没想到这一走,竟为他的事业和人生开拓了一片新天地。
在外国生活如鱼得水 在新加坡感觉到拘束
  “到了那里一两年后,我的感觉是……华人有一句话这么形容:如鱼得水。在新加坡,我一直感觉和别人不同,有点拘束。”
  陈一鸣这次回国,接受了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(IDA)的邀请担任一系列讲座的其中一名嘉宾,和年轻创业者分享他在谷歌的工作经验和心路历程。有人问他当初如何适应外国的环境时,他以“如鱼得水”四个字,总结了自己离开后的心境。
  八年在外,他还是用道地的新加坡口音和记者交谈,在讲座上也同样左一句paiseh(不好意思),右一句paiseh,和出席者打成一片。
  考取硕士学位后,陈一鸣选择留在美国找工作。在几家公司当中,谷歌的面试过程最为苛刻,而这一点令他印象深刻。因为觉得这样的公司能让自己有很大的学习空间,他成了它的第107名雇员。
  回想当时的经过,他说:“我要在一个有很多比我聪明的人的地方工作,向他们学习。谷歌的面试难度最高,要当场解答很难的问题。当时我就想,能通过这一关的人肯定都很聪明。”
  获《财富杂志》评选为100个最佳工作场所之一的谷歌,自由的工作文化和令人称羡的员工福利圈内无人不晓。陈一鸣在访谈中和讲座上也分享了公司一些独特的做法。
  “你听过百尺规定吗?”陈一鸣在讲座上提起这奇特的公司规定时引起哄堂。“百尺规定就是在谷歌里,没有人应离开食物超过100英尺。曾有一名工程师因发现自己离食物122英尺远而提出投诉,结果管理层的回复是,他的头顶上就有一个小型厨房。”
  免费的美食、理发服务、游泳池和沙滩排球场。陈一鸣对一脸难以置信的记者点头说:“这些都是真的,不是传说。”
  除了把工作环境塑造得像游乐园,谷歌也规定所有工程师可用20%的工作时间,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  陈一鸣认为,这样的做法能激发由下而上的创意。他刚加入谷歌时,公司并没有这样的规定,但当时的工程师都在非常自由的环境下工作。后来,当公司规模逐渐变大时,管理层想保留当初的自由文化,因此设定了这样的制度。
两名新加坡人 参与研制Gmail
  谷歌的许多产品,都是在这个时间内诞生,如谷歌资讯(Google News)、电邮(Gmail)和搜索引擎的英文拼写更正(spelling corrector)。陈一鸣不忘提到,研制出Gmail的三人小组中,有两人是新加坡人。
  除了鼓励员工自由发挥创意,管理层也提倡开放文化。陈一鸣说,公司成立初期,每一名员工都能知道公司每一天所赚取的收入,而即使现在公司已有一万多到两万名员工,上下的阶级还是很少。
  在谷歌,管理层职衔里都有“Fellow”一字,相等于一般公司的副总裁。有一回,陈一鸣想幽此名衔一默,于是申请把自己的职衔改成“Jolly Good Fellow”。没想到,公司竟然批准他的申请,而这个职称从此就出现在他的名片上。
  在谷歌的工作生涯进入第八年,陈一鸣如今已卸下软件工程师一职,当起培训公司员工的灵魂工程师。他和《情绪智商》作者科尔曼(Daniel Goleman)合作设计一项课程,教导谷歌员工提升自己的情趣智商。
  谈到自己接下来的目标,他说,眼前没有任何事比维持世界和平更重要。这句简单的话,在讲座上得到台下热烈掌声。
  他说,就像运动是身体上的锻炼一样,冥想是心灵的锻炼。若人们都学会把心灵的锻炼视为理所当然,就能取得内心平衡。当大家都自内心感到快乐时,世界就由内而外变得更祥和。
  他一脸认真道:“我的最终目标是要为人类贡献,不一定要拿诺贝尔和平奖(Nobel Peace Prize),但要做到一件值得拿到这个奖项的事。”
新加坡应如何留住人才?
  陈一鸣认为,新加坡最顶尖的工程师,能够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最好的工程师相比,但政府若要留住这些人才,就必须让他们有改变世界的机会和成长的空间。
  他说:“新加坡人是非常能干且有进取心的。我认为如果有办法让每个新加坡人发挥他们的最佳潜能,那我们的成就将会非常不得了。”
  但他也认为,新加坡目前还不具备让人发挥最佳潜能的环境,因此他们必须出国,而他自己就是个好例子。
  也因如此,他觉得政府让新加坡人到海外发挥所长,同时和他们保持紧密的联系,是明智之举。
  对于新加坡是否能够制造像硅谷(Silicon Valley)一样群英汇集的环境,他说:“是能够尝试的,但尝试往往是最难的部分。
  “许多比新加坡更有条件的地方都尝试过了,但都不成功。不过,新加坡是个非常特别的地方。我想还是值得一试,但要下很大的功夫。”
  他也说,新加坡人要学习一个很重要的概念,而那就是失败,因为失败是取得创新的关键,没有失败过,就无法创新。
  谷歌的总部有一面特别的墙壁,叫做“鸣”人墙(Meng’s Wall)。
  上面挂满一张张到访过谷歌的名人的照片:国际金融家索罗斯(George Soros)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、美国前副总统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戈尔(Al Gore)、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。他们的身边都站了同一个人,而他就是发起这个特殊传统的陈一鸣。
  话说2003年的某一天,陈一鸣看到美国前总统卡特(Jimmy Carter)来到谷歌,兴奋地拿了相机上前要求和他拍照。这张照片和另一张同戈尔的合照,之后就贴在他办公室外的墙上。
  久而久之,每个到访谷歌的名人政要,都得和他拍照才算“到此一游”。
  荣登“鸣”人榜的人,还包括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、美国前总统克林顿、拳王阿里(Muhammad Ali)和好莱坞喜剧明星罗宾威廉斯(Robin Williams)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我国纳丹总统和社会发展、青年及体育部部长维文医生,也榜上有“鸣”。